快捷搜索:

神风特攻队,遭西方记者呛声

2019-04-29 17:17栏目:中国军况

  在接下来的申明中,南九州市长和“知览会馆”的上野胜郎又多次重申以上内容,表明自己与最近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明治工业革命遗址”不同,并且要求参会的国际媒体多加宣传,以打消其他战争受害国的疑虑和担忧。现场记者告诉新华国际客户端,不得不承认,他们态度谦逊,言辞恳切,甚至可以说巧舌如簧,颇有些迷惑性。然而,一到提问环节,面对多名外国和本国记者的犀利提问,他们却频频陷入沉默。

  Q4:美联社记者问:“你们在座的每个人都了解其危险,就是‘知览会馆会’被一些人利用,成为美化战争的工具,为什么要冒着这样的质疑和风险,坚持为其申请世界记忆遗产。现在宣传的方式这么多,社交网络也很发达,完全可以利用Youtube, twitter这些平台宣传。”

随后,霜出和上野不断重复上述内容,并希望国际媒体帮助打消战争受害国的疑虑和担忧。

  Q1:英国《泰晤士报》记者首先提问。他说,自己曾参观过“知览会馆”,但是印象与主办方今天所宣传的并不相同。“我记得纪念馆的文字说明里,没有一处提及战争的恐怖。参观完后,我确实感觉到这是个悲剧,但是(特攻队员的牺牲)却给人留下高尚、甚至崇高死亡的印象。”

  新华网北京5月14日电据新华社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日本南九州市知览町,是太平洋战争后期日本为一举挽回冲绳战争劣势而展开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自杀式攻击的作战基地。上千名具有狂热军国主义思想的日本青年从这里出发,驾驶着只装载单程燃料的战机,誓与敌人同归于尽。

新华社记者在现场看到,霜出、上野等人看上去态度谦逊、言辞恳切,但一面对媒体记者的犀利提问,他们或者陷入沉默,或者搬出千篇一律的说辞应对。

  他要求主办方解释两种印象的偏差,后者的解释却十分牵强。主办方说,作为一个和平纪念馆,“知览会馆”的主要目的是要向人们传递和平的可贵,所以在展出说明中,着重表现了这一点。“从阅读飞行员们的遗书,我们就能感受到战争的恐怖。如果大家对此有疑惑,我们以后会改善。”

  Q3:一名苏格兰记者问,位于日本大阪的国际和平中心迫于大阪市长桥下彻的政治压力,撤下了记录日本侵略历史的展品,改写了展示说明。面对未来数年日本右倾化趋势和政府的压力,即便“知览会馆”不想美化战争,怎样保证不变成政府的工具?

众所周知,“神风特攻队”是日本军国主义、武士道精神的化身,真他妈恶心的化身。一个外表规规矩矩讲礼仪的国家,内心却是装了这么一个垃圾东西。看看德国是怎么如何成为国际大国的!日本民族自卑心强烈的作祟下,驱使着日本做这些勾当令人不禁恶心,这个民族就是应该多投几个核子弹才能安分的民族。

  Q5:一名日本自由撰稿人说,目前“伊斯兰国”也在进行自杀性袭击活动,许多年轻人被“充满热血”的宣传语洗脑而投身其中。“知览会馆”每年接待很多进行修学旅行的学生,怎么能保证这些年轻人不被那些飞行员们留下的充满煽动性的话语带动?这样的展览真的能起到和平效果吗?

  新闻发布会一开始,日方人员就竭力洗白自己:“70年过去,留存关于那段惨痛记忆的人越来越少。为了与世界分享记录这段特别历史的文献资料,让它能永远提醒世界各国、子孙后代人们战争的惨痛,维护世界和平,我们决定为其申请登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遗产项目,绝对不是为了美化、合理化神风特攻队历史。”

日本这个民族真的是不可原谅,不可同情,不可忽视的国家,2015年5月14日,东京,日本民众在首相官邸前举行示威活动,抗议安倍政府试图解禁集体自卫权。日本竟然敢申遗,你怎么不把你们av产业也申遗呀!

  Q3:一名苏格兰记者问,位于日本大阪的国际和平中心迫于大阪市长桥下彻的政治压力,撤下了记录日本侵略历史的展品,改写了展示说明。面对未来数年日本右倾化趋势和政府的压力,即便“知览会馆”不想美化战争,怎样保证不变成政府的工具?

  主办方振振有词地说,他们能够控制事情的走向。之所以坚持申请,是因为世界记忆遗产是一项“官方、公正的”认可,一旦申请成功,可以获得更多认可,也可以让更多人了解“知览会馆”。况且记忆遗产的种类有很多种,有好的、快乐的,也有悲惨的、苦痛的,这些都需要被保留下来。

甚至不少东南亚政治家也持这种观点,如印尼原总理纳齐尔就曾称“亚洲的希望是粉碎殖民地体制。大东亚战争是日本代表我们亚洲人决然实施的战争。”印尼原复员军人省长官桑巴斯更进一步感谢二战时的日本军人:“印度尼西亚要特别感谢的是,战争结束后1000名日本军人没有归国,协同印度尼西亚军队共同与荷兰作战,为印尼的独立作出了贡献。”

  Q6:一名日本记者问,怎样看待中国以同样的理由,为南京大屠杀和慰安妇的相关史料申请世界记忆遗产?

  他要求主办方解释两种印象的偏差,后者的解释却十分牵强。主办方说,作为一个和平纪念馆,“知览会馆”的主要目的是要向人们传递和平的可贵,所以在展出说明中,着重表现了这一点。“从阅读飞行员们的遗书,我们就能感受到战争的恐怖。如果大家对此有疑惑,我们以后会改善。”

原因有一、日辩称“非美化”遭质疑

  位于南九州的“知览特攻和平会馆”,收集了约1.4万份敢死队员的遗物,并且连续两年要为这些充斥着“玉碎”、“忠君”字眼的材料申请“世界记忆遗产”,引起世界各国强烈反应。

  Q2:一名德国记者问道,战争当然应该避免,但是谁应当为战争负责也不应该被忽略,这在“知览会馆”里却没有体现出来。“我认为,为不再发生这样的悲剧,应该搞清战争的起因,谁应当为战争负责,并且真诚地避免再次发生类似战争。”

这些国家,好比来了两个强奸犯对你东南亚各国施暴,第一个是野兽,是SM,然后第二个也是野兽也是SM,后来他体力不支,换了另一种方式,叫情趣玩法。然后这些就感觉没有那么疼了,开始爽了,开始嗨起来了,开始自由的飞翔了,啊呸!这种打着和平的的旗号干着为军国主义摇旗呐喊招魂引灵的事,简直令人发指。用“神风特攻”这件悲情主义色彩的事件,试图混淆视听,逃避战争责任,真是不可原谅。

  主办方说:“你真的应当到我们的纪念馆去看一下。我相信,没来参观过的人,可能无法真正理解我们想要传达什么。但一旦来过,通过阅读这些信件,掌握到一手资料,就不会有这样的顾虑。”

  Q1:英国《泰晤士报》记者首先提问。他说,自己曾参观过“知览会馆”,但是印象与主办方今天所宣传的并不相同。“我记得纪念馆的文字说明里,没有一处提及战争的恐怖。参观完后,我确实感觉到这是个悲剧,但是(特攻队员的牺牲)却给人留下高尚、甚至崇高死亡的印象。”

日本为什么这么明目张胆的去申遗呢?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网站发布于中国军况,转载请注明出处:神风特攻队,遭西方记者呛声